ASeven

病十二

病十二



事实证明危机公关的工作是十分有效率的,不过键盘侠也不是好摆平的,等这阵风波过去,已经两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忙了,范丞丞竟然没发病。趁着有空,他得去找找黄明昊了。



他刚上车就突然心悸了一下,感到一阵不安,想来是最近太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他不但没请假,反而疯了似的到处跑通告,就是为了谣言能不攻自破,也希望黄明昊至少能在电视上看见他,知道他没有被谣言打倒。黄明昊也的的确确看到了,但在看到范丞丞疲惫的神色时,还是会忍不住心疼他。



范丞丞自己都没注意到,他的车速在那阵心悸之后越来越快,直到在快追尾前的那下急刹他才反应过来,还好没撞上去,但前面的车主着实吓得不轻,骂骂咧咧了几句,可惜范丞丞没耐心听,说了句抱歉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多久他就到了黄明昊家楼下,但真当要按门铃的那一刻,他在犹豫,随机又将手垂了下去。他在犹豫黄明昊会不会来给他开门,这件事全然是他的原因,还的黄明昊生活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他不想这样的,他只想向他了表心意,不过现在的局面让他更无法如愿。范丞丞现在甚至生出了想抽烟的念头,虽然他从没抽过,可想想也能知道愁绪化作烟飘走的感觉有多爽。



黄明昊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看到范丞丞,他本来只是收拾了一下外卖的包装,想去丢个垃圾,结果一开门就遇到了呆呆站着的范丞丞,他在那一刻毫不犹豫的把门关上了,速度之快以至于范丞丞还没反应过来,发出了不小的动静。



心脏剧烈的跳动,那节奏环绕在黄明昊耳畔,好像在从他关门开始数着秒数。也许是被吓的,也许是太久没见喜欢的人的激动。是啊,黄明昊承认他喜欢上范丞丞了,也意识到自己的喜欢会给他带来不少烦恼,粉丝的离开,众人的谴责,社会的质疑,黄明昊一样不少的让范丞丞体会了一遍,是他拖累了他,所以这种感情就该扼杀。



范丞丞听这里面没动静了,心里泛上了一股难言的酸涩。



“黄医生……”
“黄明昊……”
“昊昊……”
“你把门打开,昊昊……”



门内的黄明昊已经背靠着门,跌坐在了地上,眼泪把衣袖浇湿了一块。



“呱!”




范丞丞愣了几秒,随即轻声笑起来,接着越来越掩饰不住的大声笑起来。




“不许笑!”黄明昊对天发誓他本来想喊的是'滚啊',他完全没想卖萌!

病十一

👌








吃好了饭后黄明昊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打算走了,在医院门口等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范丞丞应该不会来接自己了,抬手摸了摸鼻子,一个人转头走了。



“嘿!”朱正廷从后面猛地扑倒黄明昊身上,黄明昊拌了个踉跄,差点没脸着地的摔下去。想也不想就要打身后的人一拳,结果发现是朱正廷,手就停在了空中。他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尴尬,怎么办?他打不过朱正廷啊!



好在朱正廷看在他心情不好的份上放过他一次,反而像是要充当知心哥哥这个角色陪黄明昊聊聊天。



“正廷啊,你说我一个心理医生怎么到了自己这反到调解不了了呢?”



“你要调节啥呀?反正不是真的,再说范丞丞不是去解决了吗,你觉得你能比他处理的更好?”



“怎么可能……你说我最近要不要也做点什么?”对于拖累范丞丞这件事,他总是很不安,自己平时那点小聪明怎么到要紧关头就都不见了?



“你能做什么啊?你别再惹麻烦就好啦,林彦俊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那你就什么都别想,好好享受假期呗!我羡慕还来不及呢,走吧,哥请你吃大餐!”朱正廷一把搂过黄明昊就走。



“好,看我富贵吃不垮你!”







“你到底要怎样?”经纪人姐姐已经快到崩溃边缘了,虽然她在看到黄明昊的照片时小小的犯了一下花痴,但是天大地大,还是饭碗最大。



“这是误会,我会想办法澄清的,我只是去看病。”



“我当然知道你只是去看病,但是群众相信吗?群众要是不相信,我相信又有什么用?”



“他们会信的。”



“你到底得了什么病?三天两头请一次假,一请还请好几天?”



“精神类疾病。”


……


“丞丞没事吧?”



“丞丞好好养病,丞星等你!”



“我们爱你!范丞丞走花路!”……



范丞丞看着这些评论心里到是暖了许多,自己毕竟也是有粉丝的人。说起来有两天没联系黄明昊了呢,这几天一直在忙,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在吗?( ̄▽ ̄)



过去了半个小时范丞丞还没等到回应,又连着发了几条消息过去,都是石沉大海一般,这让他不禁有些担心,难道黄明昊出事了?



——我去你家找你



范丞丞鞋还没穿好,就收到了黄明昊的消息。



——别



——我很好



——林彦俊最近给我放了几天假,我在家休息



范丞丞也不想去问他为什么不回他的消息,他也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自从范丞丞发了微博声称自己病了之后,倒也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但娱乐圈总是暗波汹涌。



“卧槽”热搜榜上的内容让范丞丞忍不住爆了粗口。内容大致是黄明昊是个心理医生,暗含的意思就是说范丞丞是个精神病患者。但范丞丞对这件事反而不大在意,他在意的是那些人竟然去调查黄明昊,好啊,那些人这回是真把他逼急了。



也不知道黄明昊有没有看见。



——黄医生在吗



——在



因为怕范丞丞再提出要来他家,黄明昊这次立马就回了消息。



——你还好吗?



——我没事,怎么了吗?



范丞丞松了一口气,看来黄明昊还没看见。



——你最近有看到什么吗



——没有



并不是为了安慰范丞丞,他是真的没有看到什么动静,毕竟从上一次事件过后,他就把微博删了,把软件都设置成了拒绝消息推送,终于落得了个安静。



——好,你好好休息



范丞丞也不等黄明昊的消息了,直接打电话给经纪人。



“马上联系危机公关,买断热搜,把关于黄明昊的消息都撤掉,再买一些关于别的的热搜引开注意。”



想了想觉得还不够,就又给冰冰姐打了个电话。他盯着目前还在一波一波涨的话题,只希望黄明昊不要被打扰。



啊,好烦!范丞丞觉得自己又开始牙痒痒了,嗯,是得找个时间去找黄明昊好好磨磨牙了。








病十

病十

“你说这是真的吗?”一个护士路过黄明昊和范丞丞身边后和身边的人小声讨论。因为怕谈论的内容被当事人听见,不自觉抬起手挡住嘴,还微着背,一边说一边时不时向两人的背影看去,确保他们没有听见。



“应该是吧?不对不对,肯定不是!黄医生不会这样的,这种狗仔爆料的消息半真半假,相信才是真蠢。”另一名对黄明昊心生爱慕的医生反驳道。



“这可说不准,你看他们。整天形影不离的,搞不好还真……”第三名护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要去找黄明昊谈话的林彦俊打断了。



“够了没有!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用来嚼舌根的地方,下次再被我抓住,扣工资奖金。”说完用眼神警告了周围的人一番,才继续去找黄明昊。那些原本还在叨叨的人看见虽然总是冷着脸,但一向很友好的院长发了那么大的火后,也陆续回去做自己的事,不搬弄什么是非了。



“黄明昊!”



还没来得及把凳子坐热的黄医生听见这一声吼,就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他那副紧张兮兮的样子,弄得范丞丞也下意识跟着站了起来。随即看到的就是怒气冲冲摔门进来的林彦俊。



“你你你,有事?”黄明昊还没来得及把舌头捋直。每次林彦俊用这种语气说话,一般都有大事发生。比如有人欺负了尤长靖,抢了尤长靖零食啊什么的,其次就是关于医院的事了,这次发生的事好像还和自己有关。



“什么事?你还好意思问我?你没看到娱乐新闻吗!”



新闻?什么新闻?黄明昊心里不安的感觉慢慢升了起来。娱乐?难道是关于范丞丞的?他生病的事难道暴露了?作为一个医生,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如果范丞丞的病被媒体知道的话绝对会小题大做,谁会容忍一个有心理疾病并且引发身体疾病的人待在娱乐圈呢。当然,除了这些外,黄明昊还有一点私心,是他现在还无法向范丞丞坦白的秘密。



新闻?什么新闻?难道是自己偷偷溜出来医院谈......呸,难道自己来医院看病的事被暴露了?自己的病人尽皆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范丞丞就一点都不担心了,只要是昊昊没被暴露就好。说起来自己最近还真没好好看过手机,请假的原则就是把工作手机留在经纪人那儿,毕竟谁都不想在在逍遥之处被老板的几个电话给叫回去。范丞丞自己的手机呢都是用来打电话的,基本上干干净净。



“丞丞啊,你等会出去的时候,我再给你找顶帽子,你盖严实点。”林彦俊看了看戴着口罩和墨镜的范丞丞,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林院长你就说吧怎么了,我今天出来的有些急手机也没带,看不了,你说......”黄明昊其实挺想在范丞丞说这句话的时候阻止他的,他心里很不安,总觉得什么要被打碎了,下意识想要逃避,但怎么逃得过呢,不管你怎么逃,还是逃不过这个把你耍得团团转的世界的。



“你们自己看。”林彦俊发现现在这些孩子的心真大,连自己出了什么事都不知道。



黄明昊接过手机后直接愣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思绪由集中到迸发,一发不可收拾。他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范丞丞,他对不起范丞丞。范丞丞见黄明昊这副样子,也跟着心急了起来,把手机拿来一看,看到了标题那几个明晃晃的大字:爆!当红小鲜肉是同性恋!范丞丞忍着怒气接着看了几行字,全是一些自己不务正业,在医院私会小情人之类戳人的文字,下面的几张照片都是自己和黄明昊一起来医院的照片。照片里他自己是戴着口罩,但是黄明昊不一样,一身白大褂把他显得更为显眼。哈,自己好好珍藏起来的人儿就这么被你们拽到了大众审视的目光下。



范丞丞看见黄明昊一脸愧疚,伸手把人往怀里搂了搂。



“没事的,这本来就不是事实,虚假的谎言是无法战胜事实的,我去澄清一下就好了,大不了就把病历拿出来晒晒呗。”



黄明昊看见范丞丞还笑着哄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



“那,我先走了?我到时候会通知你的,别担心。”范丞丞拿了刚刚有人拿来的帽子,揉了揉黄明昊的头,就急匆匆的往后门走了。一路上范丞丞表面看似冷静,其实心里一直在斟酌,思来想去这件事也不严重,只不过是占了“揭秘”两个字的福而已,到时候就把事实说出来,说自己病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既然黄明昊担心,那他只要不把生了什么病说出来就好了,只希望有些人不要太没眼力见,一直刨根问底了。思考的越多,范丞丞就越乱,想着想着就心痒痒,想起黄明昊软软的肌肤,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早走,今天还一口都没咬呢。



“你也别太担心了,他会有办法的,而且照片里他不是戴了口罩墨镜么,要是实在不行最后就否认得了。”



“都怪我,这几天都忘了他可是范丞丞,和我不一样,我还让他陪我上下班。对不起啊院长,给医院带来了负面影响。”黄明昊把头垂地低低的,让林彦俊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他知道,眼前的人和平常的皮皮tin不太一样,这种反差让他不太习惯。



“总之,你先把自己照顾好,也别去管什么爆料了。做了什么没做什么你们自己心里也清楚。你这几天就先在家里休息吧,等风波过去了再来吧。”林彦俊拍了拍他的肩也打算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那想到了什么,脚步顿了顿,没回头。



“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也不想辞退你。反正,工资在请假的时间内照发,我会让他们去多看看你的,我知道你一个人坐不住。”说完之后他也没想听黄明昊的回答,径直走了。



黄明昊听了林彦俊的话后酸了鼻子。自己还真是找了一个好老板呢。

甜酒像猫:

我不知道我该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读这句话。
太疼了,太累了。
他说这话时表情却风轻云淡,甚至称得上是有些开心的。还是最初的那个小狐狸,唇角弯一弯,狡黠而纯真。
仿佛这百十年来光阴沉淀的冷硬气息全消散了,悄然融化在这个名字上,昏黄的灯光下又重现百年前那个风流少年,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仿佛他这漫长时光踽踽独行的路程,一路上所听的、所悟的、所感的、所伤的、种种苦难全部随时光流去。
他要告诉他的神明,他是张副官,他还是百年前的那个张副官。
佛爷你看看他,你看看他啊。
他生生死死都为你啊。
一瞬间泪流满面,哽咽难言。

病九




“你会错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家里有那么多玫瑰了,很多颜色的,我再送你玫瑰不是显得我不用心,庸俗么?你要是想要玫瑰,你可以随时去摘。”黄明昊听到范丞丞的解释,反而自己红了耳朵,这话听起来就是来哄吃醋的小女友的,他对自己说干什么?这句话实在是太暧昧了。黄明昊想着又抬头看了看摆弄着那面锦旗的范丞丞。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之后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就默契地都不说话了,但这气氛却一点都不尴尬。从窗外吹来的风是凉爽的,但两个人的心是热的。画面就像是静止的,但血液是滚动奔腾的。外面电视和广播里处处播报着七夕节即将来临,带动的不仅仅是这两颗心的悸动。








每一天范丞丞都是这样,准时每天接送黄明昊上班,午饭早饭也是他帮着买,整个人上下都充满一种讨好的意味,要是不说,谁会想到他是黄明昊的病人?连其他科的医生都对他有了印象,当然和屏幕里的那个印象不一样,纯粹是跑医院太多回了。黄明昊已经推却过很多回,他自己可以来上班,范丞丞作为一个病人,按时来医院配合治疗就行了。但每当他那么说,范丞丞总是委屈巴巴的翘着醉嘟囔着说为了来医院差点被雪藏被公司抛弃,病假不能浪费了。人家都这样了,黄明昊也不再赶他。








本来很久不出现在银幕屏幕里的范丞丞就已经引起某职业的人群注意了,何况最近行踪稳定,自然会透露了风声,想不被发现都难。








“来了。”黄明昊还在穿鞋子就传来了敲门声,他只好一只手穿鞋子,一只手去去勾门把手。开门发现是范丞丞后又砰一下把门重重摔上了,只留范丞丞没反应过来,一脸呆滞的站在门口。自己没做错什么呀?








屋内的黄明昊正忙着整理仪容,整理好后觉得不行,太丢脸了,自己刚刚一边穿鞋子一边给别人开门,衣服还没整理好,太丢脸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门外会是范丞丞,自己平时都是去小区门口等范丞丞的,可能是因为这次起的比较晚吧,就上来找他了,人家第一次来他家找他,就被人家看到这么一副邋遢的样子,太丢脸了。范丞丞不会以为自己平常都这样吧?黄明昊越想越羞耻,懊恼地用头捶墙。直到范丞丞再次敲门时他才想起来还有人被他关在门外,不行,这次丢脸彻底丢大发了。








范丞丞在门外听见里面传来的“啊啊啊啊啊啊”脸色更懵了。








“到了。”范丞丞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看着旁边坐着的发呆的人,确定如果不是自己出声提醒的话他就要坐着发呆一个小时了。








“嗯。”黄明昊呆滞地应了一声,满脑子还是在想早上的事以及猜测范丞丞现在是怎么看他的。呆滞的下车,呆滞的走向电梯。








“喂!”范丞丞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想电梯走去并且没有打算停下脚步的黄明昊。“您这是打算穿过关上的电梯门直上奥林匹斯啊?”范丞丞打趣道。








回过神来的黄明昊看着近在咫尺的电梯门,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自己又丢人了。








范丞丞觉得黄明昊最近有点反常,经常发呆脸红,他以前不是皮得很吗?怎么现在那么拘束还经常害羞?








“你最近……怎么了吗?”








“啊?我没事啊……”这问题问得黄明昊措手不及。








“你怎么不皮了?现在开个玩笑就脸红,嗯?”








自己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没有啊。”说着黄明昊还假装大大咧咧的抬手拍拍范丞丞的肩膀。








还是有什么地方怪怪的,范丞丞看着那抹一直没有退下去的红色发出疑问。








“黄医生你来啦。”有几位小护士迎面走来,向黄明昊打了个招呼,在走过他们身边之后立马就凑成一团轻声说话,边说还边看看黄明昊和范丞丞两人,一路走到黄明昊办公室,所有人在看到他们之后就议论纷纷。








“这都是怎么了?”黄明昊不解地问范丞丞,结果看到范丞丞同样一脸疑惑。


病八



结束通话之后范丞丞就抓紧时间把备注'tin'改成了宝贝,然后想象着经纪人以后对他说你宝贝来电了的情景,盯着屏幕傻笑,全然不知他的经纪人已经打算换个艺人了。







“姐,来来来。”范丞丞对远处的经纪人招招手,让她过来。见经纪人没反应,又指名道姓的叫了一声,远处本想悄悄逃走的经纪人只能认命似的往回走。








“怎么了?”








“姐,你再帮我请几天假吧。”范丞丞讨好的看着经纪人。








“我就知道你叫我没什么好事,你还要请假?你之前请了那么久,老板要不是看你有流量就解约你你信不信?”经纪人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








“没事的,老板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吗?而且我之前请的那不是病假吗,理所当然呀。”








“那你这次呢?我在你身边我怎么不知道你生病了?”








“这次也是病假呀,而且我不还有流量么,没事的没事的。”








“你……知道了……我帮你去请就是了。”经纪人无奈地瞪了他一眼,拿范丞丞没有办法,认命的拿起手机打算帮他请假,不用说,这个电话最少要打一个小时,如果不行的话还要当面交谈。









范丞丞在拍完最后一条后就兴冲冲地向黄明昊的医院去,快到医院了,才觉得自己应该给黄明昊带了礼物,有折回最近的礼品店里挑了好一会儿,最后还去做了个锦旗才又兴冲冲地往医院里跑。








黄明昊不得不承认他第一眼看见冲进来的范丞丞时没认出来,毕竟一大捧花几乎挡住了他整张脸,范丞丞也只能仰着头努力看清眼前的路。他手上提了几个袋子还有一杆红色的东西。范丞丞进门后就直奔向黄明昊,一把把手上的花塞给了呆愣住了的人,要不是能看出来这花是送他的,黄明昊还以为范丞丞是在解决废品垃圾。看着眼前如释重负揉着脖子的人,心里泛起了一阵暖意,随着黄明昊的呼吸掀起一阵阵的层次,惹得他心里难受,酸酸涩涩。范丞丞发现自己在看他,还冲着自己笑,黄明昊更觉得心口闷的慌,不知道怎么了,有种难言的情绪,那人的微笑也像一双轻柔的手掌抚上他的颈脖,然后突然收紧,让他喘不过气。他这是怎么了?








“这是我送你的花,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些花,就按照我自己的意思来了,快看看喜不喜欢。”范丞丞把手上拎着的东西都放在了桌上,然后给了坐在黄明昊对面那个来看病的年轻女生一记眼神,那个女生就立马起身出去了。








“我很喜欢,谢谢。你怎么想着给我送礼物了?还有你不应该在拍戏吗?”黄明昊一边问范丞丞话,一边用手拨弄着花,嗯,有几根狗尾巴草在周边装饰,还有油桐花,红蔷薇,火百合,茉莉花……黄明昊是个心理医生,所以常常会在问诊室里摆一些花草,来缓和病人的情绪,在花这方面还是有些涉及的,这些花……








“你知道这些花的花语吗?”黄明昊还是在拨弄着花,头低着,喃喃地问了一句。








“嗯?什么?”黄明昊声音有些轻,范丞丞没听清楚。








“没什么,谢谢你的花,我很喜欢。”黄明昊抬起头来,回给范丞丞一个笑脸,范丞丞看着他扬起的嘴角,一个没忍住,一口咬在黄明昊肩上,鬼知道他刚才多么想要咬在黄明昊唇上!








黄明昊在被咬的瞬间皱了皱眉,大概是觉得有些疼,但不一会儿眼底的笑意就比之前更深了。








几分钟后,范丞丞才继续展示他给黄明昊买的礼物,他先拿起之前买的锦旗,展了开来。“黄医生你看,怎么样?”








“我……觉得,可以。”我觉得不行,这锦旗一看就是不符合实际好吗,自己还没治好他呢,那上面就写了个妙手回春,到时候要是林彦俊查起来,他说不定还会被扣工资,理由就是弄虚作假。谁不知道其实林院长只是想从他们这儿拿些钱给尤长靖买零食吃。过分过分。但看着范丞丞一脸期待,他才不会把心里想的说出来。








“哦,还有这个。”范丞丞从旁边的一个精致的小纸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看是一块手表。范丞丞小心翼翼地将手表给黄明昊戴好后,得意的伸出自己的手来,上面是块相似的手表。“情侣款的哦!”








嗯?








黄明昊仔细看了一下他手上的表,居然还是老贵老贵的名牌,有钱就是不一样,虽然他家也挺有钱的。看着手表好看,也没再纠结情侣款的事儿了。








剩下几个袋子里都是些吃的,范丞丞说要黄明昊好好补补,吃胖点儿,现在太瘦了,黄明昊呢则直接装听不见,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收下了。








“其实我还以为你会在院子里采几朵玫瑰,随便装饰一下就送给我呢。”








“玫瑰送给你不好吧。”范丞丞想了半天才回答。








黄明昊听到范丞丞的回答愣了愣,对呀,玫瑰应该送给女朋友才对,反正情人节也快到了,何必摘给他呢?想着想着,情绪也就表现在了脸上。








范丞丞一看那委屈的笑脸就知道黄明昊理解错他的意思了。











那些花只是看花语来的,不管怎么搭配以及花期呀















病七







👌





“谢谢黄医生了。那我先走了?”范丞丞握紧了黄明昊递给他的药,用手指了指门口。既然黄明昊都说了不想和自己回家,他也不能逼着人家,正好最近自己要补一补之前请病假落下的拍摄进程,要是黄明昊去了自己家自己也没空照顾他。









“啊好,那……再见。”说实话黄明昊是有点不舍的,毕竟好久不见了,之后也只有等范丞丞来找他。范丞丞平常是个大忙人,行程排得满满的。自己刚才怎么就嘴快的直接拒绝人家呢,万一人家在录节目的时候发病了怎么办?拍戏的时候呢?找一个女演员咬吗?不行不行……









“黄医生,黄医生!”护士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回应,声音都变得有些焦急起来,敲门的声音都变大了些。









“啊我没事,没事,你进来吧。”黄明昊有些懊恼地敲了敲脑袋,自己刚刚都想哪去了,人家有问题了会自己过来的,自己在这里担心个什么劲?还吃人家不存在的女演员的醋……吃醋?










“黄医生?”护士看见黄明昊又有走神的迹象,唤了他一声。最近黄医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爱走神,就像一个……嗯,该怎么说呢?就像一个处于恋爱,患得患失的人。










“黄医生你恋爱啦?”










“你你你别瞎说,小单,话不能乱说的。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恋爱吗?不可能的,就算自己有些意思,范丞丞肯定不会的。人家有那么多追随者和粉丝,自己只是茫茫人海里的一个。










“是小尤医生叫我来哒,说是要你把药钱交掉。”











好你个尤长靖!这么多年同事了帮忙交个药钱怎么了,还让人家单护士来要,自己这张脸往哪搁呀,温州小骄傲脸都没了。自己有必要找个时间和林院长好好谈谈了。不行,林院长不靠谱,不知道为什么,林院长总是偏袒尤长靖。











最后黄明昊还是老老实实把钱交了,甚至还有一点点后悔怎么不收范丞丞的药钱。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范丞丞都没有来找他,纠结了大半天,黄明昊还是觉得打个电话给他比较好,单纯只是要询问病情,对,只是询问病情。











“范丞丞,你的tin来电了。”经纪人将手机拿给了在录综艺的中途刚休息的范丞丞。范丞丞听了后连喝水都顾不上,拔腿就往这里跑,怕别人听见似的,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才接听。











“喂,黄医生。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问问你的状况怎么样了,病有发作吗?”










“没有,我很好。啊不对,有过一次。”范丞丞想起来有次晚上突然发病,咬的是自己,不像咬黄明昊一样有所抑制和小心翼翼,手上都快被咬出血来。










“你咬了谁!”范丞丞发誓他听到了浓浓的醋味。











“一个长得不错的人。”不自觉地想要逗逗黄明昊,脑补到他生气的样子,就觉得可爱到犯规啊。











“喂,那个人不是医生不会治疗的!”明明说好了有事就来找我,大屁眼子!也对,人家可是大忙人,怎么会常常想到自己呢?











“哦?难道一定要咬医生吗?被咬的人还有要求?”范丞丞故意怼一怼黄明昊,想到对方因为自己生气就意外满足。“开玩笑啦,我自己咬了自己。”他觉得再闹下去黄明昊可能真的不会理他了。










“自恋!”黄明昊意识到自己被耍了,有些羞恼。









经济人找了半天才找到范丞丞,远远的只见范丞丞蹲在角落打着电话傻笑。艺人傻了怎么办?在线等,急!